每一个不一样的人,背后都有一个爱他的人

纪录片视频

墙内用户请点击 这里

正文

纪录片《不一样又怎样》中的台湾少年叶永志被称为玫瑰少年。因为经常被说行为举止不男不女,被老师要求去看医生,还长期遭到同学们的霸凌。终于在一次群体性的霸凌事件中,叶永志再也没睁开眼。

叶永志去世后,叶妈妈决心要找出杀人凶手,却被谙熟校园霸凌事件的检察官告知,这样的案件,最后的被告均为无罪。后来叶妈妈就成了那些与众不同孩子们的倾诉对象,她收到了很多书信,字字血泪,每一封都透露出「我被人说是怪胎」,「我想我自杀」。

杨永信的电击网戒中心承接各种不听话的孩子,早恋的、网瘾的、逃课的、打麻将;少年、少女、成年人、老年人被家长朋友亲戚夫妻争先恐后的送上电击床。

那些人不能接受的,真的只是娘娘腔的吗?不是。他们只是不能接受别人的不一样,今天能把一个所谓“娘娘腔”的男孩子霸凌致死,明天就可能高喊着女生不能涂太鲜艳的口红,而把更多人拽入深渊。

叶妈妈在宣讲会上说,我们没有错,我们不要哭,我们要向李阳光争取我们自己的权利,我们所有生而为人的权利全部都败在了一个个杨永信的手中。

为什么要那么惧怕那么憎恶多元的人呢?正因为多元世界才精彩不是吗?那些爱化妆的男孩子,那些剪短头发的女孩子,那些高中是传情书的学生们,都不是社会的毒瘤,而是那些想要用尽一切手段去定义别人一生的人。

勇敢做自己